"
十五周年院慶系列活動“業界精英進校園:影視行業所需的‘三創’人才交流會”現場錄音整理
2017年05月26日 孙世宽 唐子超 王宝厚 王思锦整理    (閱讀:)







2015年10月11日美視電影學院迎來了十五周歲華誕,美視電影學院院長張國立攜國內著名導演李少紅、張一白等做客電影學院小劇場,以下爲現場問答錄音整理。

Q:问题 A:回答

Q:很多人說學院派出不了人才。請問張一白老師,您作爲導演,對我們這些學院派學生有什麽建議嗎?您希望看到什麽樣的學生電影人?

A:任何電影都需要有實踐的經驗和理論的基礎。我們現在看到的很多電影都很火熱。但我覺得,電影還是需要有些准備的。我和張揚導演一樣都是學戲劇的。但是只要是在學習,你總是會積累到很多東西,讓自己對于世界、對于電影的看法都會不一樣。我相信,在場的所有導演都是在不斷地學習中。只要在學習中不斷地思考,你就會把你的電影拍得更好。

Q:我聽您說,學習是您最大的優點。

A:對,我最擅長于學習。

Q:請問李少紅老師,青年導演扶植計劃是怎麽運行的? 

A:這是我們與廣電總局一同舉辦的一個培養人才的平台。爲此,我們做了兩年多的准備。同時,政府也下了很大的力量,專門從專項基金中拿出錢來,每年獎勵五部青年導演的電影。我們的規劃是培養青年導演做出他們的第一部院線處女作長片。這是一個巨大的工程,難度不小。我們一般看到的導演計劃都是短片。我們的青年導演扶植計劃是首例真正能幫助大家拍攝長片的計劃。針對導演的工作特點,我們的青年導演扶植計劃真正做到了爲青年導演甄別劇本的優劣以及各項的前期准備。最後,我們還會爲計劃中的青年導演找到拍片所必要的投資款項。有了這些前提,電影局才會撥給青年導演一百萬來作爲投資長片的資金。等到片子完成以後,你還可以來到導演協會這個平台上來,參與每年爲青年導演設定的評選比賽。與此同時,一旦有了院線處女作長片,青年導演即擁有了進入導演協會的資格。這就是青年導演扶植計劃的一整個流程。今天我們作爲導演協會的成員,過來慶祝我們众博棋牌的院慶。另一方面,我們也是過來向大家發布了這樣一個計劃,希望能與我們學院合作,以便于每年選送一位導演進入到這個計劃中來。

Q:參賽的資格是什麽?

A:首先,你必須有一個成熟的長片劇本。再者,你必須有過拍攝短片或者沒能上院線的長片的經曆。最後,我們還要求年齡要在三十八歲以下。

Q:張一白老師,請問一下,您最近是否還有拍片計劃?我們是否有機會參與到您的拍片之中來?

A:有的,我的新片正在准備之中。預計明年春季回到重慶來拍一部電影。我已經計劃好了,屆時會把你們全部都叫過來的。你們的師哥楊帥就參與到了我的片子《匆匆那年》的拍攝工作中了。導師和學生的關系,我認爲就是一起學習怎麽來拍電影,做好自己喜歡的事情。我喜歡和年輕人一起工作,這樣可以顯得我也很年輕,把我的平均年齡拉下去。

Q:張一白導演,您以前曾經拍過的《將愛情進行到底》和《匆匆那年》,都是充滿著校園青春氣息的影片。請問您是否有一定的青春校園情結?

A:我並沒有青春。或者說我的青春過得不好。張導演的青春過得很不錯,談過戀愛,我跟在後面流哈喇子。我覺得我的《將愛情進行到底》裏面很多故事都是張揚導演的故事。我一直沒對外說,我是看著張揚導演談著戀愛長大的。張揚導演專門拍他與爸爸的關系,我專門拍他與女朋友之間的關系。這就是我的青春情結。

Q:您的下一步影片是否會在重慶當地取景取材呢?

A:一切都有可能。我明年會有一部電影要在重慶拍攝。

Q:張院長,我有兩個問題。第一,現在中國電影處于牛市,但輪到我們畢業之時,中國電影是否會跌回熊市的狀態呢?第二,很多人都不看好影視行業,我父母一直反對我讀廣播電視編導專業,請問你怎麽評價影視行業?

A:既然你父母不同意你走影視這一條路,你趕緊辦退學手續回家吧。我們的學校首先要教孩子要孝敬父母,聽父母的話。提問挺有意思,又熊市又牛市,一看就知道你沒把精力放在專業學習上去。所以你不學的話也不可惜。你看看今天在台上的導演,有哪個在拍電影的時候遇上了牛市呢?電影怎麽能用牛市和熊市來說呢?電影應該用一路坎坷來說。中國的電影就和中國的曆史發展一樣。改革開放初期,我們的政府要求拼命保護商業,一定要把外國的生産線引進進來,不管花費多大代價。引進以後,即使是買了一堆垃圾,引進人也算是有功之臣。那個時候就是這樣。我們要的是把GDP搞上去。所以三四十年之後,我們看到了霧霾的天空。擁擠不堪的汽車上路之後,因爲一個小的摩擦,就敢動刀子。這都是三十年來只重GDP發展所暴露的問題。因此,我們要花更大的代價去扭轉它。現在電影也是一樣。我們現在是票房論英雄。但我今天並不以票房作爲標准來邀請導演。我覺得,每一位導演都有他心中的電影,心中的愛。你最愛的電影是什麽。你如果說我就想導演一部票房高的電影,那你現在就可以去導戲了。華誼兄弟這麽多年來一直堅持拍有情懷的電影。爲什麽他們賠著錢也要去拍《1942》,因爲他們心中有一部電影,那部電影不單只給他掙票房的,只給他在市場上不斷制造牛市。所以我覺得這兩年的部分中國電影是胡搞的,但是曆史進程就是這樣,它一定有一個混亂期。但混亂期一到之時,撥亂反正的時候也就快到了。所以我希望你們這一代電影人,不要只看到現在虛假的繁榮現象,就是你所說的牛市。你看到的一片紅,你覺得到你拍時會變得一片綠,你怎麽能判斷到一片綠之時,你拍的電影就沒有了價值了呢?所以電影應該是自己心中的那部電影。

Q:李少紅導演,我本科並不是表演專業的,研究生選擇了MFA的表演方向。請問對于本科非科班出身,對表演又充滿熱愛的學生來講,您有什麽學習的建議嗎?

A:我當年在接拍《紅樓夢》之時,其實大部分的演員都是來自于選秀。這場海選都是在普通的年輕人中間選的,無論是否學過表演。選秀有一定的好處,可以發現一些很好地苗子。但對于演戲來講,單單是苗子還是不夠的。因此後來我們面向了全國各大藝術院校又做了一次海選。這次的對象是一些受過表演教育的人。你在電視劇中看到的年輕的那一撥演員,基本都是來自于藝術院校。所以,有表演基礎這一技能是非常重要的。基礎好不好,就看你的表演路子能否走得長遠。單有機會不行,沒有基礎,你的演藝生涯並不能走得很遠。你現在進到專業的院校,最重要的是學好表演的基礎。這些養分是支撐你完成一生事業的必要條件。

Q:陳國星導演,您以前曾經學過表演,後來也當了導演。請問當初的表演學習對您後來的導演工作會有什麽樣的幫助?

A:我從表演改行當導演,能更好地從人物關系和規定情境中理解整部戲的脈絡。這是當初學習表演時更加注重的方面。當你從表演改當導演之時,你會格外注重人物關系、人物性格,這些地方你會把握得比較好。其次,你還會比較容易鑒別其他的演員。你看,現在很多票房比較好的導演,基本都是演員出身。他們有天然的優勢,懂得挖掘演員,會拍演員,會把故事情節推到電影的前端來。所以他們的片子容易和觀衆有心理上的交流,容易讓觀衆産生共鳴。


Q:請問李少紅導演,您如何看待中國電視劇市場的?

A:我是跨界導演,從拍電影到拍電視劇。電視劇對我而言並非本來專業學過的。我是拿著拍電影的方法來拍電視劇。這不值得推廣,畢竟電影與電視劇的生産模式不太一樣。這兩年中國電視劇市場變化非常大。我只拍了曆史題材類的電視劇,不同于如同《花千骨》那樣架空曆史的題材的。對于這種網絡文學這一類的電視劇,我覺得還是挺陌生的。像《紅樓夢》這樣的題材,我知道如何拍成電視劇。而《花千骨》《琅琊榜》這樣的題材我不擅長。比較這兩部片,我覺得《琅琊榜》把一個架空的曆史當作一部曆史劇來拍,因此它顯得略微嚴肅。它也比較講究內容的構造,能讓觀衆樂于接受。從這一點上也能給予我們信心。對于好的電視劇,觀衆還是承認的。不管你是拍一個架空了的曆史,還是一部真實的曆史劇,只要你有藝術上的表達,觀衆還是喜聞樂見的。

Q:我想請教尹力導演,您能給我們在座的各位同學提一些您覺得必要的建議嗎?

A:在台上聚光燈下,看著一張張青澀的面孔。從你們拿到錄取通知書,你的家人、朋友、同學,包括你自己,拍著胸脯說“我要當演員了!”想起英格瑪伯格曼在他九歲生日那天,父親送給他一台攝影機,這台攝影機改變了他的一生。他一直到八十二歲,還在拍電影,成就了一代大師。在他的作品當中探究生命的意義,追尋靈魂的歸宿,成爲了我們這一代人學習電影的榜樣和不竭的動力。今天,隨著數字技術的普及,讓影像的創作不再是某些人的專利,隨便一個人拿起攝影機都可以拍電影。但作爲電影學院的學生,我們花四年時間,我們應該學什麽?今天電影快速發展,電影從幾億票房到今年沒有懸念的達到四百億,只用了十幾年的時間。馬上要重開關于好萊塢關于進口片的談判,分配零分賬比例和配額制度都會取消,中國電影爲此做好准備了嗎?其中,最重要的一個准備就是,有沒有爲今天、爲明天准備好後續的人才?所以,在座的各位同學,堅定了對電影的熱愛,堅定了一生要做電影的信念,就要做精英、就要做殿堂級的人物、就要在3D大銀幕上去拍IMAX影片,而不是拿著DV去拍婚禮錄像。那麽,你們怎麽去做這樣的准備?這腰團體總分啊!不是單項第一名,只學怎麽拍電影!要全方位的滋養自己文學、戲劇、音樂、美術、雕塑、建築等方方面面的知識。在四年大學期間,要如饑似渴的學習,全方位的培養自己。你才能夠,在今後的某一天,機會來臨的時候,具備抓住機會的能力。(尹力導演重感冒,說話時聲音很沙啞)

Q:請問王中軍老師,中國電影市場很火爆,但是科幻電影還沒有被完全做出來,外來科幻題材的電影會越來越多,那您對科幻電影有投資的興趣麽?

A:非常有興趣,科幻是個非常大的題材,特別是年輕人對未來的世界很感興趣,這類型的電影是有非常大的市場。對于創作學生有很多階段,我們公司有一個部分,是做微電影的,全是各電影學院的。大部分的微電影都在上面搜的到,這個部門也是非常賺錢的,在很多平台上都有這個頻道,我們一年大概有1700多部這樣小制作的電影,咱們可以往這上面走一走。中國電影不缺錢,中國電影市場好,但是缺好的idea。故事是電影的核心,對于大的科幻電影,中國電影一定會走到那天去。


Q:我想向王中軍老師提問,我是河南的一位表演老師,有幸曾經在您投資的《雞犬不甯》這部電影裏面飾演過牛莉這個角色。我很感激您對這部反映河南豫劇人的片子的投資,同時想請問華誼兄弟以後是不是還會繼續拍這些反映河南現狀的一些小成本影片?另外,聽說華誼兄弟要在河南建一些大的影視基地,這對于我們河南的電影從業者來說是一個福音。河南在影視方面是滯後于其它地區的,所以,想向您確認一下這個消息的真實性,能不能給我們河南這樣一個機會?

A:我們華誼兄弟在鄭州即將開始一個旅遊小鎮計劃,大概在今年十月三十號前開工。規模很大,大約兩千畝地。形式是主題小鎮和旅遊公園的類型,這是目前在河南最大的一個項目。我們在重慶的兩江分區有一個主題小鎮,這個規模沒有河南的那個大。至于拍河南電影,我們不會刻意去拍一個河南題材的電影。當初之所以拍《雞犬不甯》也是因爲那個導演寫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劇本。我們公司拍這種探索類型的電影的比例還是很高的,只是近兩年電影的類型比較混亂。至于說拍河南題材的電影,我覺得這個沒有誰會刻意去拍一個河南題材的電影。《雞犬不甯》也是因爲一個導演寫了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劇本,然後我們才去拍的。我們公司拍這種探索性電影的比例還是挺高的,只是現在這兩年電影市場的類型比較混亂,所以探索型電影的形式在變,市場化非常的活躍。所以剛才國立導演說電影市場的類型特別的混亂。我是不同意的。因爲因爲電影這個東西,既有市場性,又有娛樂性。市場性走到了今天這個階段了,導演也不見得都是電影學院的。我覺得什麽樣的導演只要能夠拍戲,他就是一個好導演,草根一樣能夠做很好的電影。我們今年小電影其實蠻多的,電影誰也不能夠判斷它的市場。我們下半年還有四部電影上映,有兩部是比較小的,一部是《搶灘攻略五》,只用了1000多萬美金。票房兩個多億,也算是不錯的。我們第二部大約2000多萬的成本。現在2000多萬成本的電影屬于超小電影,剛才少紅說600萬的電影,我簡直不知道怎麽拍了!我覺得現在2000萬以下電影在中國電影市場是屬于超小電影。5000萬屬于小型電影。中國電影市場已經到了這個階段。因爲現在中國電影制作成本很高演員的要演員的身價都特別高,這就是市場。演員在電影中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我覺得,要全面衡量電影這個産品。5000萬在中國屬于中小型電影,一億屬于中型電影,兩三億是一個正常的朝鮮電影。中國電影的正常的投資方向正在往這個方向走。因爲票房都已經邁向20億了,21億反饋回來就是這個樣子。我覺得中國電影再過幾年挑戰5億美金,這就是中國電影的魅力。我覺得我們應該談點陽光的東西。當前中國經濟市場整個行業都特別頹,只有電影市場特別火爆。這個是一個非常好的現象。我覺得明年所有的資本市場應該是大文化引領所有的資本。大文化應該是明年所有資本行業最紅的。中國明星的半壁江山出自我們公司,這些明星,早在大學還未畢業時就已經和我們公司簽約,然後從一個默默無聞的人成爲了明星。

剛才他問的那個關于河南的問題,其實我沒有辦法回答,因爲我們在拍電影時不會去刻意去拍河南題材的。當然我們確實拍過很多關于河南題材的電影,比如說《太極》,比如說馮小剛的《1942》。電影現在的産量特別大,像我們這樣的公司此類題材的電影已經是每年15部起步了。我們從明年開始,每年要制作十部英文電影,這就是中國電影的價值。我們今年在美國上映了七部英文電影。我覺得中國電影已經具備了進入國際市場參與競爭的機會和能力。華誼電影公司是夢工廠的市值的5倍。我們明年馮小剛拍攝的電影仍然是河南題材《我不是潘金蓮》,這部電影11月開機。

我覺得華誼兄弟未來是中國的迪斯尼,這是肯定的。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同學只要認真學習,將來一定能夠在電影領域取得一番成就。今天的小孩兒,很可能過5年之後,我們這些導演就得求著你拍戲了。因爲現在,想要把一個戲搭起來,是一件非常難的事。當然我覺得前提是要有一個非常牛的劇本,一個劇本對于一個戲來說是至關重要的。我覺得這幾年資本市場的活躍對于中國電影來說是一件好事,中國電影的未來還是十分光明的。既然我已經成爲了重大的客座教授,那麽我有必要做一個承諾,如果在座的同學有一個好的劇本或者你覺得自己具備做一個演員的潛力,那麽請將你推薦給華誼兄弟,我們會爭取在你們中間捧出一兩個明星來,這是我的承諾。

Q:國立院長好各位教授好!我是我們學院導演系的老師。我在教學過程當中,每一年從大三到大四,都會面臨學生提出的這樣一個問題“老師,我們資金不夠”。我想請問一下劉儀偉老師,有沒有什麽辦法來解決一下我們這個資金不足的問題呢!

A:其實拍電影一直都缺錢,沒有不缺錢的時候。盡管有王中軍這種大老板,還有社會上的很多熱錢,但是整個電影市場一直處于資本不足的一個狀態。因爲整個電影行業是一個賠本的買賣。我們每年投入到電影行業的資金和收回的資金是不成比例的。所以只有少數的導演是不缺錢的,比如張國立和張一白導演。他們拍什麽都有人給錢?我也跟在座的各位同學一樣,在很年輕的時候沒有任何資本就進入了這個行業。和在座的各位大咖們比起來,我除了年輕沒有任何的優勢。其實我覺得如果你缺錢的話有兩個辦法。第一個是千方百計的降低成本,用最簡單的設備將自己的創意表現出來,去吸引他人。你可以將自己的作品拍好之後上傳到網上,或者是發到在座的各位導演的郵箱裏面,在目前我看來好的作品沒有被忽略的。而且現在很多制片人,都在睜著一雙大眼睛在全國範圍內發掘電影人才,所以只要你是金子就一定會發光的。我們國家現在票房市場這麽紅火,我們有的是資金,但是我們缺的是人才。缺的是好的導演好的編劇,好的演員。所以如果你是有才華的,千萬別愁。第二就是,如果你是一個導演的話,千萬要學會自己寫故事。因爲沒有像學海路一樣的大編劇把自己的作品交到你的手上。而且我們中國又是一個缺乏流行文本的國度。我們沒有丹布朗,也沒有哈利波特。我們的流行文本是極端匮乏的。我們現在只有網絡小說,然而網絡小說大多不具備成爲電影的厚重感。那麽在這個,流行文本困乏的年代,你就要學著自己去創作。你得寫然後有了這個東西之後你才有資格去談錢。

Q:中國電影市場現在非常的火爆,但是真正意義上的科幻題材的電影還沒有出現。2015年出現了《龍族》、《爵迹》此類科幻題材的影片,所以未來科幻題材的電影會越來越多,我想問一下王中軍老師,對于未來的科幻電影有沒有投資的興趣?

A:科幻是一個非常大的題材它代表了人類對于未來的美好的希冀。華誼兄弟肯定會對此類題材非常感興趣。因爲電影就是一個造夢的行業,我們去年上映的幾部電影其實都是此類題材的。比如說《西遊降魔篇》、《畫皮》,這類電影具有很大的市場,華誼兄弟以後會更多涉及此類電影。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