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有思想的電影工作者
——香港浸會大學原院長卓伯棠教授專訪
2017年05月26日 王曉迪/文、圖    (閱讀:)

  10月12日上午9點,美視電影學院十五周年院慶列活動之“新媒體時代影視藝術專業教學改革研討會”在美視電影學院辦公樓三樓會議室召開。香港浸會大學院長卓伯棠教授應邀參加了本次研討會,卓教授從專業設置、學生培養方法等方面在會上發言。記者借此機會對卓教授就如何做思想有深度的電影工作者、如何培養思想有深度的電影工作者等問題進行了專訪。

Q:问题      A:回答

Q:什麽叫“有思想的電影工作者”?

A:“有思想的電影工作者”不僅僅是作爲一個電影‘技術員’那麽簡單,要具備深層次的社會修養、人文修養。社會中有不同的電影結構存在,藝術電影、商業電影、實驗電影……商業片市場普遍較好,而其他電影則並非如此。觀衆群主要看的電影類型只集中在某一兩種之間,對于其他類型電影根本不關注,這種現象讓電影市場漸漸變得不正常。正常的市場是不同觀衆喜歡不同種類電影,或許會有些類型喜歡的人稍多,抑或許有些會被喜歡的少,但至少可以同時容許多種類型電影生存。多元化,包容性的市場,才是健康的市場,對于任何藝術來說都是這般。如果很多電影類型無人問津,沒有票房,慢慢越來越少導演會選擇再觸碰這類影片。十三億人口的市場原本可以容納很多類型的影片,兩三億的市場都可以做到,爲什麽十三億人口的大國卻做不到呢?

Q:您覺得該如何培養“有思想的電影工作者”呢?

A:首先學校有重要的責任,學校要培養多面化的人才,要培養有包容性觀點和多元化欣賞角度的學生,這樣學生才會學會用不同的角度要欣賞不同作品。基本的東西學校要教給學生,鼓勵學生不斷地做有創意且自己感興趣的東西。或許這樣的作品只會打動1/3或者1/5的觀衆,但至少有人喜歡看,學生才有繼續做下去的興趣。

就個人而言,學生平時要廣泛的觀看影視作品。如果只集中關注一種類型,漸漸會使自己的觀念變得越來越狹窄,對以後的從業道路形成巨大障礙。多元化的視角、角度,對于創作者以及觀衆都有好處。

Q:最後,您對美視電影學院接下來的發展有什麽好的建議或意見呢?

A:希望老師能夠點對點的教學,老師本身要很透徹的了解所教授的科目內容,精准地將所要教授的東西傳遞給學生。對于技術方面、基本功要求很強的東西,老師要精准地教,學生精確地學,否則便是浪費大家的時間。

對于同學來說,希望多些創意。畢加索說過每個剛出生的孩子都是一個天才,然而很多奇思妙想隨著年齡的增長被漸漸壓制下去。創意到底從哪裏來呢?豐富的知識!對于每件東西不能透徹的了解,不了解所從事行業,就沒辦法談創意所在。只有靠廣泛的知識作基石,再加上源源不斷的創意,眼光才能變得更寬廣,才能包容更多的類型作品,才能使自己思想變得更加開放。

  卓伯棠,原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總監、教授,曾就讀台灣政治大學新聞系獲學士學位,美國南加州大學電影藝術(制作)碩士,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電影哲學博士。近年從事電影與電視方面研究,在完成《香港新浪潮電影》後,投入香港電視與全球化的相關研究。代表作有:《邵氏影視帝國文化中國的想象》(合編)、《麥田,2003》等,執導過《國際刑警》、《的士司機》、《第次》、《四眼神探》、《女人三十》、《霓虹姊妹花》系列等電視劇,以及《煲車》與《賓妹》等影片。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