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台灣電影的人文性看台灣的電影教育
——台灣藝術大學電影學系系主任廖金鳳教授專訪
2017年05月26日 宋曉文/文、圖    (閱讀:)


台灣藝術大學電影學系系主任廖金鳳教授


  2015年10月12日上午,在美視電影學院辦公樓會議室召開了主題爲“數字媒體時代高校影視專業教學改革”的研討會,來自兩岸三地重要影視院校的專家學者們闡述了自己的觀點並做了深入的探討與交流,其中來自台灣藝術大學電影學系的系主任廖金鳳教授就台藝大電影學系的學士和碩士教育模式的現狀和發展曆程做了詳細的介紹,其中關于電影學專業開設人文學科相關課程的闡述更是得到了在場專家學者和老師們的一致認同,筆者也就這一問題對廖金鳳教授進行了深入的采訪。

  縱觀台灣藝術大學電影學系的教學課程體系,人文學科一直占有不小的比重,廖教授介紹說,隨著目前文化領域的不斷專業化和産業化,人文學科的課程也從原來的課堂教學逐步轉變爲在産業中交流學習,看似學分比例有所下降,實則還是電影學系同學們需要主要學習的課程,並沒有隨著電影工業化的逐步加強而被忽視。

在談到台灣電影的人文性時,廖教授表示十分欣慰看到《刺客聶隱娘》(侯孝賢導演作品)《念念》(張艾嘉導演作品)等具有人文情懷和較高藝術性的電影能在內地得到大家的認可,與內地中國電影産業相比,台灣電影一直處于一個相對平穩的發展環境,電影人一直對人文性的問題保持著自己的審思,也同時反映在他們的電影作品中。除了我們熟識的幾位導演之外,近年來一些新晉的年輕導演也對自己過去和目前所生活的周遭環境充滿著關注,也同樣體現在他們的電影創作當中。


  對于台灣電影的這種人文關懷的特質,廖教授認爲與台灣電影教育注重人文學科課程是密切相關的,並且目前不論是內地還是香港的影視類院校,對于人文學科課程的重要性都有著一致的認識,作爲一名藝術工作者還是要對自己的作品有所要求,不能一味的迎合市場。同時,台灣電影市場較內地電影市場相比相對較小,一些投資並不高的文藝電影的票房壓力也相應減小,這也使得這些電影擁有更寬松的放映環境。加上相關部門的大量資金支持,大大減少了投資者對電影創作的影響,使得電影導演能充分按照自己的藝術構思來創作電影,就這一點來說,台灣電影人的壓力並沒有內地那麽大,這也給了電影導演相對寬松和自由的創作環境。

  在影视产业融合发展的大趋势下,合拍片也占有了台湾电影很大的比重,同样,廖教授对于两岸影视专业人才教育的交流也有着很大的期待,他表示这次的高层论坛就是一个很好的模式,也期待在未来的教育教學中能与重庆大学美视电影学院等其他内地影视专业院校有更多的交流。

  作爲台灣藝術大學電影學系的創始人之一,廖金鳳教授對電影教育有著自己獨到的見解,是一位氣質儒雅的學者,更是一位思想處于時代前沿的教育者,他對于台灣電影人文性的思考也折射出台灣電影教育注重電影人才人文素質培養的重視,這也許正是台灣電影界人才輩出的一個不可被忽視的原因。


關閉窗口